天津泰达之死:人工拔管,绝对不救

“球队不就是出去比比赛吗?怎么还需要去冬训?花这个钱干嘛?”

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来自普通球迷,尚可谅解,但发出这个问题的是决定天津泰达足球命运的掌舵人,那球队的消失就不那么意外了。

泰达作为国企球队,在中超的定位一直以稳定著称,每年过年之前,球员的工资和奖金都会如数到账。

但在2019年,危机逐渐降临在这支球队上。

事实上,每年俱乐部都会在大大小小不同的供应商处欠下一些款项,由俱乐部向控股集团请款,款项下拨到俱乐部之后,分批次对一些账目进行清理。

曾经因为俱乐部拖欠训练场场地费用时间过长,场地方直接拖一辆面包车,写满了讨薪的词语,用这种方式试图刺激俱乐部尽快还清欠款。

一度苦谁不苦球队的泰达,在2019年下半年,先是拖欠了几个月的俱乐部员工薪水,很快,在球员薪资方面也出现了拖欠,其中包括德国外援瓦格纳。

这也就是为什么2020赛季瓦格纳离队的同时,泰达还需要赔付离队球员违约金大约1亿。

2020赛季受疫情影响,资金周转出现一定延期尚可得到理解,但一整个赛季下来,俱乐部只成功请款1亿多的资金,而这部分资金绝大多数都用于支付外援瓦格纳和主帅施蒂利克的违约金。

日常运营费勉强能维持,但工资方面就跟不上了。

泰达控股方面多次希望能够从外界为俱乐部找来一些资金,但条件和昔日与权健的谈判场景类似,控股方面更倾向于对方以赞助的形式提供资金,最大的让步也仅是出售部分股权,话语权仍要在泰达手中掌握。

谈判自然不可能顺利。

2020年8月底,泰达控股进行内部人事变动,原津联集团董事长王志勇出任泰达控股新任董事长。一家大企业疫情期的主要职位发生变动,多家财经类媒体分析,泰达控股方面希望在业绩方面有所提升,以应对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

与此同时,泰达足球队正在欠薪的背景下奋力保级。在赢下开出巨额保级奖金的深圳队后,泰达保住了留在中超的名额,并且在第二阶段打出了还不错的成绩。

原本俱乐部希望以这样的表现,能够打动新任领导,以尽快将俱乐部被拖欠的资金问题解决,同时对新赛季着手进行准备,但新任领导当时就已经决心放手球队。

“联赛结束之后,就别再给俱乐部拨款了。”

新任领导认为,这家足球俱乐部只是泰达控股下纯赔钱的子公司,尽快止损有益于集团总体业务的提升。

俱乐部的教练员们仍旧按照正常的节奏在球队工作,并在赛季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拟定好了2021赛季的冬训计划。

一是考虑疫情影响,二是考虑资金状况,俱乐部决定两阶段训练全部放在国内进行,第一阶段在昆明红塔基地,第二阶段在广东佛山。在完成冬训计划制定后,俱乐部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将计划及费用的请示递交给了新任领导。

“球队不就是出去比比赛吗?怎么还需要去冬训?花这个钱干嘛?”

在内部讨论会中留下一连串的疑问之后,这份冬训报请直接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2020赛季结束后,泰达多名球员合同已经到期,但无奈资金困难,续约工作一直难以进行。直到年末的时候,俱乐部才紧急启动谈判工作。对于赵宏略、杜佳这样当打之年且具备立足中超实力的球员来说,到其他俱乐部完全有能力获得比在泰达更高的合同,但出于多年的合作和感情,二人愿意以极小幅度的涨薪完成续约。

但俱乐部工作人员一次又一次将续约合同递交给新任领导时,均被推以开会之由拒之门外。

欠薪未解决、冬训未进行、续约未签字,球员们的商业保险也都全部过期,这项资料也是球队获得准入的必要条件之一,准入的大门,距离天津泰达来说已经极其遥远。

新任领导方面并非所有请示照单全拒,只要不花钱的事情,相对都比较容易推动。为响应中国足协号召对球队更改中性名,控股领导、俱乐部负责人及媒体人、球迷进行会议,对球队新名称进行商议,最终津门虎的新名称应运而生,并在1月20日对外宣布。

俱乐部也很快拿到手续,将官方微博的名称从天津泰达FC更名为津门虎FC。

只要不花钱,一切都好说。

无论是来自于新年时泰达控股的拜年信,还是球队更名的一纸公告,在外界看来,这都是俱乐部谋求平稳运营的信号。

然而,泰达控股方面专门为泰达足球队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主要任务并非是攻坚,而是如何体面的解散球队。

同时控股领导向天津市体育局及更高层提交了关于球队的破产申请,但并未得到任何决定性回应,有关方面只是让控股领导自行决定。

令外界难以想象的是,原本泰达控股方面计划在大年二十九(2月10日)就对外宣布俱乐部正式解散,但经过慎重且再三考虑,最终放弃了这个“给全天津市人民添堵”的念头。

年后,有媒体直接曝出俱乐部如果解散,依然要面临高达9亿的损失,这其中除了拖欠的薪资外,还包括仍有合同在身球员的违约金,如果以低成本继续运营俱乐部一年,抛售一些高价球员,回笼部分资金,甚至能够缩减几个亿的损失。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9亿损失这个数字被媒体曝光后,相关领导一度在内部要求彻查“内鬼”。

另外,中超俱乐部一次国内冬训的费用百万足矣,保证了球员的状态,在新赛季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抛售,对直接解散球队来说不乏为一个好办法,但从当下球队仍未集结训练的操作来看,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球队活下去的选项。

据了解,工作小组及负责领导原以为解散球队和解散一家普通公司一样简单,完全忽略了足球领域中交易的存在,一家中超级别俱乐部的解散远比解散一家公司成本高的多、事务繁杂的多,甚至可以说,现在直接解散泰达俱乐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不小的国有资产流失。

另一方面,天津泰达的足校梯队在2020年10月左右,就以疫情为由提前结束了课程。由于很多小球员并非天津本地人,梯队突然的变故让很多球员家长十分不满,但除了表达不满外也没更好的办法,只得私下为孩子寻找新的出路。

天津泰达是目前天津唯一的职业足球队,这支始于1956年国家白队,并于1998年由泰达集团接手的天津足球队,如无意外在本周末就能有实锤的答案了。

这对于天津本地足球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基层足球工作者和青训球员都失去了上升的渠道,待来日再想恢复,难上加难。

前几年还拥有着男女队共计4支职业足球队的天津,如今将成职业足球沙漠。

可叹可惜。

(责任编辑:李思明_ BJS2696)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